从江湖到天涯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从今年的四月以来,我走过「半武侠」的刀光剑影,走过求职谋生的社会凝视。终于走到了上半年的最后一个节日,端午。往年的端午节,因为只有一天的假期,大部分时间即使有调休的帮助,我们也会选择呆在家里休息,主打一个诸事不宜。但今年端午节,受疫情外压影响,以及恭王积极推进,我们 PostModern 的两户业主相约从充满繁杂气息的江湖,一路走到天涯之间,拜访了既怡然空旷的草原,又热闹喧哗的克什克腾。

Day One 赤峰与舟车劳顿之行

我们早晨自北京东站出发,乘高铁前往赤峰市。路上四人各怀鬼胎,有人一路补眠,有人搭起移动游戏工作站,在新发现的「暖雪」游戏中寻找巨莲暖雪的真相,有人心怀古今,认真读书。等三个小时后抵达赤峰市区时,我们预租的车辆已经在火车站静候。

坦克300!一个在草原上随处可见的越野车型,却是我第一次驾驶如此肉感十足的车辆。从看到它的那一刻起,我们就都能感受到那种浓重的越野气息。

提车之后已经是中午时分,我们驱车前往赤峰「人生一串」,攻略了第一顿美食;店家主打「人生一串」节目中拍摄的各地串烧食材,难能可贵的是,对于这样一个主打包罗万象的「网红型」店铺而言,无论从调味还是服务上,它都相当在线。

饭后就是赶路行程,从赤峰市前往我们的目的地克什克腾旗,行车路程需有三小时左右。去程上唯一特殊的一点,是我们拟定「绕行」灯笼河子草原,在草原预先领略草原风光,再最终前往驻地。

车行一路,初始时皆是小镇村庄,窗外景色不甚了了,且车速始终被限制在区间70的范围内,多行一阵,车上的几位也都有些疲惫,直到导航到灯笼河子草原附近的时候,周边忽然就变成了开阔的视野,路上松木郁郁葱葱,随处又都矗立着巨大风车发电机。路途中我们还路过了一个以风车为核心主题的游乐园。

一路前行不止,S219 经山线道路并不算蜿蜒曲折,在下午17点45分左右。我们抵达赛罕庙,正式步入了草原风光里。

初来乍到的我们,看着从韭黄色向青葱色变化的草坪,草坪上耸立的大风车们,当机立断地绕进了一条弯弯绕绕的土路,开启第一轮的拍照模式。无比幸运的是,从我们出发开始一路跟随我们的乌云们,转化为一阵稀稀拉拉的小雨,雨后西南边的太阳初露端倪,从我们身后诱出两条虹虫,从峡谷的地面直冲云霄,遥挂成桥。

转过灯笼盒子草原之后,我从驾驶座上顺利退休,成为了坐在后座上欣赏风景的人。伟大的罗哥操持方向盘,我们一路向克什克腾旗开去。和之前索然无味的乡间道路相比,这一路却显得无比曼妙。波浪起伏之间,山脉都是青草的颜色。乌云退去之后的天空透出湛蓝的光芒。经山线的道路两旁,忽然出现大片的松木林,斜下的阳光透出橙艳艳的色调,从松木林之间穿透而出,打出颇有对比感的效果。我盯着路边上的冷木林,忽然想起「林深时见鹿」的说法,想起留学时夜里自习回家时鹿眼睛如同小夜灯一般的凝视,正想着,忽然看到松木之间真的静静地立着一只🦌,而且它孤孤零零,自己站在光阴的阑珊之间,身姿出尘高挑,忽然又一次理解了人们对于鹿这种动物「森林精灵」的敬畏。

夕阳西下速度很快,车行到半路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蓝调时间,一切似乎又都往冷色调的方向偏移。但远处的沉稳的输电塔,波浪线般的天际,又实时挑拨人的情绪。我们摇开车窗,外面清新的空气和风吹来,带着一丝丝的凉意,又令人舒爽异常。

「人是活在天空下的动物」我那时想,因为看到广沃的天空,清冽的空气,整个人的情绪都无比舒畅通透。

「真是心旷神怡啊!」

除了感慨之外,随着夜色的推进。我们终于进入到了克什克腾旗地界,终于也看到了「人味」。不过克什克腾作为很多人出入乌兰布统的聚集地,人数一多,就能感受到小镇收纳和管理能力的不足,我们入住的酒店已经有些年头,但是房间内陈列和县市的招待所并无特殊不同,标间的卫生间里使用热水器烧水,晚间如果洗澡的速度不够快,水温就非常容易不稳定。我们的小伙伴们更是被分配到了阁楼房内,卫生间连干湿分离都不能做到,还遇到了下水拥堵的问题。 —— 乌兰布统可能每年的经营期是在三个月左右,基础建设的投入势必无法在短期内看到效果,而且高级一点的住宿环境也不是草原游玩的必需,可能是酒店业没有良好发展的原因吧。

快速收拾入住酒店之后,我们决定先行出门觅食。辗转到「内蒙古肉饼五店蒙古菜」的门口时,我们才梦回北京地认识到人潮汹涌是什么态势,店老板非常会做生意地在门口友善而带有歉意地「驱赶来客」。只因店员们太忙已经有两天几乎没有合眼,同时小店的所有备菜都已经全部用完,无法再供给了。

我们好不容易转移战场用餐完毕,一整天的行车也有些疲惫。夜风清凉,本来是适合赶快入睡的温度。但整个克什克腾旗不知为何进入「草原烟花狂欢夜」的节奏。无论是哪家店门口,都有人在燃放烟花爆竹,小到仙女棒和火树银花,大到满天星和绿肥红瘦,天空中响彻迸发的火药声。我们几人图清净,往来时的路走了许久,尽可能地避开光照,看了看「草原的夜空」。

途径一家装饰颇新的咖啡店,店名「松果」,刷白的外墙,巨大的落地窗,橄榄绿的店招聘名以版画印刷的形式印刷在墙壁上,这种新颖、干净、突出的装修风格与其他县城老式店铺风格很不一致,有别于喧嚣和嘈杂,独显出一份清净来。虽然夜色已晚,店面已经关门,但公主已经敕令要来此享用一杯咖啡。

晚归酒店,念着第二天的行程,我蜷在被窝里,听着窗外轰轰烈烈的红尘声响,半是烦躁,半是安逸。昏沉入睡。

Day Two 草原与离经叛道之心

第二天一早,我们在酒店旁边的小饭馆吃了早饭(早饭现场还是一片狼籍,剩盘脏碗满地的模样)。然后自克什克腾旗出发,算是正式开启了我们的乌兰布统草原之行。自百草敖包买票入场,排队许久之后,终于车行一路,看着路上一片坦途的样子(实则不然)。

刚进去景区的时候,的确车辆并不多,刚开一小段,我们就发现路边有一明显异于柏油路的土路,土路上车辙明显,一路延伸进去草甸的深处。遥遥看着这一条路,我们头一天在灯笼河子草原培养出来的离经叛道之心悄然作祟。于是浅浅一商量之后,果断驾驶着越野一个拐弯,上了「弯路」。

车行一阵子,都没再见到有新的车辆进来,但遥遥远远地看着,草甸的深处已经有其他的几个车辆驶入,于是我们鼓起勇气继续前进。到了前车停留的位置,我们不得不和它们错车。这个时候,前车上面下来的大哥说,如果私家车碾压了草甸,景区可能会处以2000元的罚款。为此,我们小心翼翼地通过土路车辙完成了错车,绕过了和我们一同叛道的几辆京牌车辆。继续往深处开了一阵子。

草甸里处是一个山坡,我们一路开到山坡之上,然后就下车缓行。天色阴沉,太阳并不显眼,也得益于此,我们的行进路程颇为凉爽。恭王和Orui第一时间发现了草甸上四散的笑话,查明「狼毒花」,又看到山野间零零星星开着的牡丹,一时间觉得走入这样的土路,似乎别有一番风味,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风景。 —— 这为我们后来的离经叛道之举埋下了深厚的伏笔。

自「偏路」反悔后,我们开车行至景区内的第一个景点「影视基地」,听闻是还珠格格等多个电视剧的取景地。然而在我们到时,已经人满为患,车水马龙。车辆还没行到附近,就已经遇上了拥堵。作为车长的我,当机立断地抛弃了这个「正统」景点,我们再度前往下一处「将军泡子」。初到时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将军泡子,只以为又是杨贵妃戏水之类,是个将军驻扎之时的洗澡塘子。但到了景区门口,捏着鼻子就着马粪味道,学习了泡子的军事地位,以及传奇的出现背景。

将军泡子的来由,据史书记载和民间说法,乃当年康熙皇帝亲征,击溃漠西葛尔丹叛军的地方,葛尔丹是漠西蒙古准葛尔的统治首领,由于所处的伊犁地区物产非常丰富,葛尔丹的野心也不断地膨胀,在沙俄不怀好意的纵容支持下,除了不断地侵犯漠北蒙古(今外蒙古)、漠南蒙古(今新疆南部),还狂妄地宣称要夺取黄河为饮马槽,葛尔丹于1685年率兵打到了塞罕坝,并且就在将军泡子这里布下了由几万峰骆驼组成的骆驼阵,清军的大炮万炮齐鸣,惊散了葛尔丹的骆驼阵,葛尔丹只好落荒而逃。强烈的震动改变了此地的地理结构,致使地下水涌出形成了一个大泡子。

不过非常值得吐槽的是,将军泡子作为一个水坑景点,自停车场开始就民俗风情四起,在防水布搭建的小棚子中间是游客通行的路线,两边分别是卖土根的、卖烤肠的、卖大面筋的。有一种恨不得所有来景点的人,刚进去立马就撒钱的感觉。我们不能免俗地买了两根烤肠之后,刚过小棚子,就是邀约坐骆驼的、坐马车的、骑马的。

马匹,骆驼,牲畜之属,一旦聚集之后,粪便的味道异常浓烈,而我们就在这浓烈的味道里食用烤肠。

暂无骑马的心情,我们原准备步行,结果走了不少的路,行至半途,才从归来游客的口中得知「泡子」的水塘子属性,以及后续路途的遥远。 —— 为了让你花钱骑马过去溜达,景区心照不宣地在距离景点非常远的地方围制停车场,然后将行人步行的土路安排得又窄又小,一侧是骆驼,马车的粪便味道,一侧是所谓骑马的粪便味道。

有了此前心旷神怡的草原土路作为铺垫,我们顿觉上当,立式便走上了回程的路。自此,我们开车者一路路过两三个景点,都以走马观花之态观赏完毕。车行到五彩山的时候,我和恭王都还有骑马体验之心,于是心甘情愿地被「骗到」五彩山的地下体验了一番骑马。好处是,这里的马群没有太多聚集,气味不甚浓烈。坏处是,拉拢骑马的商人虽然友善,但拉客时说50元溜达一圈,等你到了马上,牵你到山脚下远离游客处,又鼓动你再花100块钱由他领着「策马奔腾」一圈。

不过骑马的确有酣畅淋漓的感觉,不同于驾驶车辆,跨坐在马背上,马匹的炽热体温传递过来,奔驰时马匹皮肤下肌肉跳动,上下颠簸,使得人不得不调动更多的核心肌群稳固身形。一来二去之间,似乎有一种莫名的默契在人和马之间流动。马匹作为驮兽,不如猫狗富含交互人情,在骑马的过程中,马驮着你,你配合着它的步调。速度越快,颠簸越甚,肾上腺素分泌越多,人的心跳仿若在追着马的律动。可惜了,此行太短,没能更多地了解马,更多地体验与它们的互动。

有趣的是,我们行至五彩山时,查验我们门票的大哥说:「你们开这个车,跑这个柏油路可惜了」。

受他的蛊惑,我们在玩儿完五彩山之后,转头又瞄到了一条蜿蜒进入草坪的小路,就又一路前行。不知不觉之间发现了他人需要由向导带领的小路,其间星垂平野,马群遨游。当时天色阴沉,气温清凉,我们弃车爬上高台,俯瞰整个草原景色,饱览无人风光。最后,偶遇向导队伍,被向导「礼貌」地拉了围栏阻拦,不让我们继续深入腹地 —— 但谁也不知道是哪路神仙给他们的这项权利。

晚间我们早早回到克什克腾旗,终于排队吃到了心心念念的「内蒙古肉饼五店蒙古菜」。肉饼皮薄肉厚,油香四溢;羊肉大串鲜嫩多汁;拌野菜清香爽脆,真的超赞!一通狂炫之后,我们暗地评价此地不可不来,于是又相约明日一定要来这里吃早餐。

Day Three 返程与预估计划之外

第三天上午,端午假期已经来到末端。我们虽然又一次吃了「内蒙古肉饼五店」。但人数之多又有些惹人烦扰。

早饭之后,我们谨遵敕令,前往「松果」咖啡店购买咖啡。购买之间得知,松果咖啡店仅仅开业三天,开业之日与我们抵达克什克腾旗是同一天。只能说非常有缘。

自松果咖啡出来,我们由于下午需要完成还车工作返回北京,不得不在「继续使用三日内有效的乌兰布统门票观赏乌兰布统」「前往远处的桦木沟等景区」之间游弋。考虑我们昨日的举动已经让我们饱览乌兰布统美景,我们最终决定在当地人的介绍之下,前往桦木沟和蛤蟆坝景区。

车行到景区附近,才知道,原来桦木沟和蛤蟆坝是同一个景点内的两处景观。同时,蛤蟆坝景区,已经更名为了更加「洋气」的金蛤坝。然而,今天的天气晴朗无比,虽然草原看着真切,但也是真的炎热暴晒。桦木沟景区也非常「厚道」地圈地为盟,要么步行近两公里前往桦木林,要么乘坐景区「摆渡车」,桦木沟景区前,还有用自来水蓄水的池塘,以及正在安装电机和水泵的「吼叫泉」—— 因为十分网红,我们当即放弃了景点;蛤蟆坝,我们倒是一路爬行上山,在观景台上一睹蛤蟆坝之所以被称之为「蛤蟆」的原因,坝中蓄水之后,水池的形状宛如趴在地上的一只牛蛙的两只粗壮蛙腿。

我们只觉悻悻然之际,山下村庄的牧羊人骑马上山牧羊,黝黑的老脸上写满了烈日的痕迹。不知道我们这些游客的消费,是不是真的改善了他们的生活呢?

返回时刻,我们抱着一线希望,前往观看工作人员评价为「绝无仅有」的马术表演。说是马术,实则比马术更加粗狂,讲述铁骑营抗击匪徒的故事。数十匹马匹在面前奔驰的感觉,非常震撼。英姿飒爽的小姐姐骑在马背上,各种复杂高难度的动作,让人联想起自己骑马时的不易。演员们在烈日下摸爬滚打,丝毫不见懈怠,他们马匹伙伴也通灵异常。在演出开始之前和之后,都有非洲舞团用节奏感强烈的舞步迎宾,吸引Orui同志敢为人先地舞蹈了一曲。

毫不夸张地说,这个表演是游客来这个景区的唯一理由!

马术高high之后,我们踏上回乡行程,一路使用坦克300的自动跟车功能,遥遥跟着一辆外挂货车,不多时就已经返回了赤峰境内。自赤峰火车回北京,我疲惫不已,车上几乎都在昏睡……


旅行亦使人疲惫,但车行路远,才知道天地之广阔,人世之俗冗。

从四月开始,我辗转于人情江湖之困顿,又飘渺入天方地阔之浩然。

瞻前顾后,生活总向着更好的地方前行。希望我们仍能在岁月中乐此不疲。

2023年,端午行。

尘峰
尘峰

碎碎念|重度拖延症|情绪化|游戏爱好者|

文章: 20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