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与沟通

珍惜今天,珍惜现在,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

《萤火虫之墓》野坂昭如

事件

2023年的开年并不顺利。

家中忽然出现漏水。楼下颇有礼貌但无法熟络的邻居一大早把我从公司叫回了家里。不得已,我在工长远程的指导下,拆掉了橱柜的顶封板(他们时至这篇文章发布时还在我们家的地面上),又用家里临时买的刮刀工具将顶封板后的石膏板吊顶破开一个大洞。通过灯光和手机的组合最终确定了漏水点是楼上的邻居厨房 —— 从未觉得手机那么大是件这么累赘的事。

值得欣慰的是,整个过程中我显得非常平静,估摸着也是没有人可以发火的关系,和吊顶、橱柜斗智斗勇的过程中,我无比欣慰自己买了电动工具箱可以佑我免受螺丝之苦,也甚至安慰自己,因祸得福地得知了自己尚未发现的漏水情况,更发现了橱柜安装过程中师傅为了图省事儿胡乱钉上的顶板和柜体等。当然,我也深刻反省了自己坚持做石膏板吊顶是否是一个错误 —— 它真的远不及铝扣板吊顶维修方便。

新冠后胃部持续性不适、恭王家里突发老人辞世,仿佛是2023年不仅取消了疫情的封控,更解除了时光流转的封印,让我们不得不想起来其实时间过得飞快。恭王梦到自己的奶奶后,我们赶着时间去了一趟广济寺和西什库教堂,虽然都没有怎么好好参拜,但是也算是沾染了「神性」,或许不幸是时候尽消了?

然而事实总不如人愿。

1月15日,公司年会,也是「南小年」。在度过无比平凡的一天之后,我申请恭王送我去公司以便搭乘公用大巴去往年会晚宴现场。在已经开过无数次的地下室出口处,恭王驾驶的吉利左后轮附近的翼子板被刮掉了一片,伤情如果放在人身上,应当可以算「深可见骨」。

事情发生得非常快速而简单,在地下车库防火门的出口位置,90度左转弯。我和恭王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年三十的饭菜备菜问题,伴随着短促的「咚」,恭王立马踩下了刹车,我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了车子被刮的念头(我脑雾的脑子当时转的非常快),恭王带着一丝颤音说「糟了」。我看着他转过来的脸,脸上有一丝震惊,又好像有一丝愧疚。当下我什么也没说,立马解开了安全带下车查看。脑子里同步快速地思考着之前在某红书上看到的,这种情况下方向盘该往哪边打能够避免更进一步损失的信息。

车左后翼子板果不其然已经被挤压变形了,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继续向前还是往右打方向盘都无法脱离接触面。我一边想着,一边让恭王直线轻微倒车,也还在脑子里规划着某红书里的经验教程。

刚看到车微动,我忽然想起来应该要先拍照以便报保险。然而,在我说出拍照报保险的那几秒钟里,我看到恭王给足了油门,直接强行把车开(gua)了出去。我看到左后轮挡泥板固定件从轮胎上飞出来,翼子板被刮出来一个大洞口 —— 这车皮居然那么薄,和纸一样——这是我后一个念头,剩下的就是震惊🤯。

刮破大洞的座驾

作为一个脸皮薄的人,在车辆剐蹭发生被卡住后我下车的第一时间,即是观察是否有其他车辆可能需要出车库 —— 作为需要观察再下判断的情况,大概率是可能会耽误别人出行的,为此需要做好解释和致歉的准备。因此,我的心情也是焦虑的,但我也不停地在告诫自己,这个时候不能着急,不能情绪上头,只有冷静地思考,才能最快地解决问题。然而,这些「内在准备」,随着恭王的一脚油门,都上天去了。

指挥恭王将车撤回安全位置,告诫恭王不要再慌乱后,我被恭王催促着出门打车赶去公司。而等我上了快车,和快车师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的时候,我心中忽然出现了非常多不满的情绪:车辆原计划是春节需要使用的,无论是爸妈飞机落地、年三十物资采购还是新春出行,在冬季目前的天气里开车出行应当是最佳方案。但现状是,车在年前无望修好。这意味着新年如果出门,就不得不顶着破了大洞的车辆,意头不好不说,还需要和家里人解释,并面对路人异样的目光,甚至某些自以为是老司机的私下嘲笑谩骂。我忍不住地想,车要没被刮就好了。在这个愧疚念头出现的时候,我另一个念头也蠢蠢欲动:「都开了那么多次了,怎么还是会刮蹭到?!」

情绪处置与沟通

人类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依从社会统计学的角度上讲,人们总是倾向于对自己能够达成的目标进行乐观估计,对他人能够达成目标的可能性却又进行负面评估:「还有五分钟我一定能准时到」vs. 「还有五分钟他肯定到不了」。同时,对于人类挫败事件的归因,人们普遍也会倾向于外部归因,而不是内部归因。我想大概率是如果一个人对事情失败进行了自我归因,那么他就无法避免地要对自己做出负面评价,这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来说,是一种潜在的自我羞辱,更是对自己人生形象的抹黑。

或许是我幼年的成长环境、以及我个人性情和某些特殊性的影响,我几乎成为了一个追求「无污点」的人。因为在我的认知理论里,只有成为一个懂事、没有污点、不会做错事的人,才会得到大家的喜爱,也才能够避免因为自己的短板而被别人审视、嘲笑、甚至辱骂。

这种心态伴随着我的成长路径,虽然出于我能力有限、逐渐懒惰,以及我周边朋友疏导的关系,我已经逐步找回了属于自己心灵的安全港,知道在某些方面我无需迁就他人、无需关心他人的好恶,但我几乎也已经成长固定为一个指责型的人,特别是在亲近的关系里,这种情绪的输出会因为亲密关系的掩盖变得有些肆无忌惮。面对挫败感,我一方面会感受到自己的无能(以及无助),另一方面也会急于寻找一个归因对象。

在前往公司的车上,我反复思考自己的想要指责恭王的冲动,脑海里也闪过他当时有些手足无措的慌乱:后来他忽然踩的那一脚油门,比较明显的是他自己也已经非常情绪化、焦虑,而没有正确判断处理办法。事情发生后,他也第一时间联系了保险公司和4s店,沟通处理了报修的问题。整个过程中,虽然他不曾直接表达,但我也能明确感知到他的不安。所以我路上也一直处理自己的情绪,希望可以忍住吐槽或者指责的话语出现,不要在事件的后续情绪处置上雪上加霜。

当然,晚上回到家里,我仍然非常严肃地邀约恭王复盘了事件发生后的处理方案(如何倒车,是否应当避免暴力脱离)。虽然刮蹭的发生有地库本身固有条件的影响因素,但事后司机在情绪下做出的处置并不恰当,也确实加重了事情的后果。如果类似坑爹地库设计导致的刮蹭风险无法避免,那么至少应当通过这次的事件学会发生刮蹭后的妥善处理方案。本次刮蹭发生在地库内,如果不能以此为戒,提醒自己在突发情况下保持冷静,那么在应对其他潜在的突发事件时也有风险。

Bilibili上关于转弯剐蹭后处理的经验分享: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gS4y1T7WP/


又及,1月16日晚,在家里补充软水机耗材时,依旧没忍住吐槽了恭王愚蠢。

多大点事儿啊,就这样吧!

尘峰
尘峰

碎碎念|重度拖延症|情绪化|游戏爱好者|

文章: 20

3 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