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浪逐风

自乌兰布统回京之后,度过又一个波澜不惊的一周。终于在7月1日的时候,最终拿到新公司的Offer。此番的顺利上岸,几乎集结了我所有的力气。天时地利人和,不外如是。好在拿到了一份很不错的结果。

因此,我火速和乌烟瘴气的公司提出离职。原本以为公司管理层早等待这一份机会,应该会爽快地答应让我离开,但结果却是新来的领导对我百般不舍,死活不肯给我确定Last Day的日期。我顶着新公司的催促和新老板的拉扯,百般难受。

6月28日,在沟通未果之后,我果断地向领导邮箱直接发出了辞呈,并且开始整理自己的文件资料,将所有涉及的文件打包整理,完整地进行移交。本想着以「罢工」作为筹码,结果自己心肠仍不够软,未能做成甩手掌柜,无奈一直将工作拖延到了7月25日。

期间里,恭王的两个外甥来到北京游玩,我也当起了一小段时间的老大哥角色。

2023年7月16日,「几枝」随机到苏轼的诗「相逢一醉是前缘,风雨散,飘然何处?」。

踩着七月份的尾巴,乘着同小区业主的决心,我们也决计和小吉说了拜拜,正式引接新的座驾 —— Nio es6。

估摸着有不少人觉得蔚来或者电车是怨种产品,然而驾驶吉利帝豪Gse三年的我们明白,在帝都这样一座资源限制型城市里,我们难能可贵地手握一张电牌是多么难能可贵,而电车又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多少的便利。小吉陪伴我们去古北水镇,去机场,去野鸭湖,去潭柘寺,虽然它的里程数的确少得可怜,但却也真真实实地给我们带来了快乐。

为什么是蔚来ES6呢 —— 因为它真的太太太好看了! 我就是这么一个肤浅的人。

7月17日,送走两小只神兽。我反身回去未来交付中心和恭王取车。7月23日几经纠结选定「毒液绿」作为改色方案。7月26日车辆上牌领证,暴雨中改色膜到货。7月28日,车辆改色完成。

突飞猛进。录浪逐风!

确实是一个很烂的方言梗……

尘峰
尘峰

碎碎念|重度拖延症|情绪化|游戏爱好者|

文章: 20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