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卯复言

满打满算,这个互联网自留地已经被我们设立超过一整年的时间了,网站设立之初,我们紧锣密鼓地完善了好多网站内容。等到我换完工作之后,网站上内容的更新频率就明显地降低了下来,但我们还是以一月一记的方式,以一种内驱力完成着网页的更新。

近期我格外沉迷原神,其中有大量的内容等待探索,不知不觉也耽误了网页内容的编辑。等到今晚我忽然又一次意识到娱乐行为不由自主地剥夺我对于世界,对于生活的认真体会时,我今晚彻彻底底地放下了游戏,完成了锻炼,收拾整理,慢慢看视频吃东西的一晚上,又在今晚的最末端,决定来写下我的年终刊文。

季一

2022年年末,困扰我们很长时间的疫情引来尾声,我和恭王一前一后完成病毒自免任务前后,我们开始了这个网站的搭建与最初的填充工作。开年之后,我和罗老师,铁轨去了故宫,也在故宫偶遇拍摄个人准妈妈照片的老胡。2023年的年初,我们新家的木地板开始有脱节的迹象,看来是热胀冷缩带来的不可逆后果。

2023年的一月份,家中引来了第一次的漏水,几经查验才最终得以确认是来自楼上邻居的水管破裂。也是在2023年的一月份,我们不堪家中干燥,将小米智能加湿器请回家中工作。同月里,恭王在地下停车场将小吉同学顶到转弯柱上,形成恶性撕裂伤,最终催化了小吉被替换的命运,也是这个月里,恭王面临了亲人的离世,回去家里完成告别。2023年疫情已经终于放开,新年留京小分队并没有像往年一样再举行大型的年夜饭活动。我留守北京头几天,邀请爸妈来见证了在北京的生活,也和他们又一次逛完了故宫和天坛。跨年夜里和铁轨们搭伙完成了年夜饭的准备。年后和爸妈一起回去了家乡。家乡的风儿若然,吃到了心心念念的早粉,也去逛过了完全新建的「建昌古城」,从新旧交替的不真实错觉里,又一次体会到了时间快速的流逝以及历史可能包含的不真实性。

从家乡返回之后,我前往北医三院的北方院区里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全麻项目,无痛胃肠镜。而检查之后,北京小分队也在长期的计划之后集体前往呼和浩特会见了大师姐和大师姐的生活世界。

2023年的二月,前公司的大楼出现所有权变更,租赁合同亟待变更,于是配合公司完成了新办公地点的选址和查看。间接性地搭建了后续大型剧场的舞台。过程中我们中途与铁轨小聚,终于带她们去此前我面试地点的小酒吧小酌 。2月末,我和恭王去了植物园踏春,看蝴蝶兰紧簇,卧佛寺人胜腊梅。

2023年的三月,我和恭王提起旅行大计,前往成都度过了起承转合完美的一个周末。我在成都的舒爽春风里发烧,在宽窄巷子里摸爬滚打,但好在吃到了不错的「红杏酒楼」,看到了成群结队的「滚滚」们,也在路边小馆里吃到了巨好吃的麻辣兔头,当然,也被成都市内老妈蹄花的激烈竞争所折服。从成都返回后,三月末北京市的各花盛开,我和恭王周末分别探访奥森,颐和园看樱看湖看梨花。

季二

2023年的四月,公司史诗内战爆发,我的工作生活几多动荡,但得以看戏般地体会完整个商事闹剧。同月里北京路边玉兰怒开,法源寺里丁香盛放,紫谷伊甸园里二月兰欢聚成海,虞美人灿烂缤纷。赏花之余,我们还陪同老胡前往宜家购置了老胡自用儿童小沙发。四月末,铁轨婚礼,蓬姐组织之下大家各献才艺,我们又一次得见在婚礼上痛哭的罗哥。婚礼后我们在一城的香樟味道中闲逛美丽的全椒城市,也在夜晚酒后误入「同心巷」留下新的尬事,也收获了罗哥在其后一年内都没兑现的酒局约定。

2023年的五月,公司内战接近尾声,劳动节期间我和恭王在铁轨婚礼后返回我的家乡,重走了数年之前大家相聚时的环海路,得见灵动小巧的美丽月见草在我的家乡开得欢喜,也又一次得见古镇夜晚里装饰灯光的璀璨光明。五月力我工作战战兢兢,但实际已经为离开是非之地下定决心,在谋求新工作的间歇,终于完成了2015年左右同做实习生郭总相赠的合金弹头小装甲车。同期内我自领英得猎头青睐,被安排前往现公司面试,尤记得办公室安静,会议室冷清,前往现场的两次面试里,我都不得不偷偷回家换上正装,并在面试后后回家换回便装。面试时的我坐在会议里很认真地想,如果能到这样的公司上班是多好的一件事,至少气场相形相合,由此开始台前幕后为换工作而做的准备。五月末,大学同学在西直门教堂举行婚礼,而同期我只要前往法院出差公办,都已经开始留存证据以免被诬告裁员。

2023年的六月,时间转入夏天,Post Modern小分队前往龙庆峡风景区,在北方大地一领漓江风光,江水凝波,石山成林。同月的周末,我和恭王前往金海湖游玩,看到高耸的蹦极台支插云霄,前往北京坊观展,让恭王与小鸟文学得以集邮见面。6月11,小青川降世🎂。6月的末尾,拉着起初有些不情不愿的铁轨,Post Modern小分队占端午假期前往乌兰布统大草原,在坦克300的壮胆下离经叛道地走入了不寻常的路,在时雨与艳阳之间得见草原的广阔天际,最后更在赛马场的氛围中尬舞释怀。

季三

2023年的七月,我终于在新公司拿到入职Offer,开始在旧公司谋求辞职。恭王的两位小外甥来到北京度过假期。7月过半,我和恭王置换小吉出手,将我心心念念已久的蔚来恭迎回家。七月基本是在和前公司胡搅蛮缠希望早些离职,和为「那个谁」折腾改色贴膜中落幕。

2023年的八月,奥森地肤草红极一时,我和恭王得窥一豹,惊觉和恭王家中扫帚草实为一物。我人终于入职新公司,在漫山遍野的培训和学戏中度过工作生活。我们北漂小分队忽然发现北京按摩医院是个好去处,于是组团前往寻求按摩理疗。之间我们又一次前往呼和浩特,在老王的带领下前往圣水梁徒步,蓝天白云,蔓草遍野也是清爽;傍晚间我们又去草地露营吃饭,在乐队的带领下High歌。返回北京,恭王给滚滚买了新的藤编小吊床。我在「那个谁」的陪伴下每天上下班,又在八月底的时候卖弄手艺给蓬姐的婚礼写了装饰展言。八月底时,鼓起勇气购入了正版群晖,在家里服役三年的星际蜗牛散装改件退休肄业。

2023年的九月,我和恭王前往国家大剧院观看双生话剧,编剧是我们楼下的一位业主。疫情期间面对对于家庭宠物不分青红皂白的扑杀令时,恭王得以在群里和她偶然对话,并深感她也是一个理智的人,也正是因为她是该剧的编剧,我们决定前往观演,演出紧凑而不过分煽情,在小剧场近距离观看话剧确实又别有一番风味。9月初,我们还带领青川前往了朝阳公园放野,也第一次去了祥云小镇逛街,由此结下和Foodie的不解之缘。九月末,我首次和领导前往厦门出差,发现厦门是个好地方,姜母鸭惊艳。自厦门返回,我和恭王前往猕猴桃谷徒步,追寻别人小红书的指引,给恭王拍摄了网红角度照片,但恭王的该小红书虽然大火,他的帐号仍未能实际翻红(笑死)。

季四

2023年的十月,乃年度大戏。太昊陵松柏成亭。戏落我和恭王前往泰国旅游,只能说是全新的体验!非常幸运的是我们抵达普吉岛出海的那天,天气忽然晴朗,又在我们返程时黯淡成漂泊大雨。盛着旅游的兴致,我和恭王又在当月自驾前往了正定,正定四塔肃穆庄严又各显不同,临时周末的成形又避开了拥挤的人群,可以说是非常不错的体验。夜晚又行正定红楼梦拍摄地,遇到夜景开园,又是一桩幸事。返程时,我们抽空奔赴河北省博物馆,看了博山炉,透雕龙凤纹铜辅首,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座,长信宫灯,又在夜幕中赶回北京,在一片黑暗中遇到蔚来超冲站,忽然有一种归家感(蔚忠贤模式启动)。周末我们又就着自驾的安排,前往玉渡山景区徒步,湖畔人群扎营而驻,共颂秋风。

2023年十一月,公司全球同部门同事齐聚厦门,忽然我就成为了所有人的聚集向导。自厦门返回,我们和邻居安排赶了早冬时节,前往昌平完成了草莓采摘,又在兴寿发现隐藏于郊区的手冲咖啡店。

2023年十二月,今年的初雪于11日降临,霜花四散,白幕成披。岁末之余,元旦之际,我们又安排前往宜宾游玩,可叹恭王忽然甲流恶疾,酒店郁郁而过。


再回首

2024年如期而至,回过头想,初觉得过去一年一事无成,细细梳理想来却又发现这一年的时间冲突戏剧不断,而时光荏苒间我们足迹遍布四处,工作、生活都颇有体验。

幸甚至哉。

尘峰
尘峰

碎碎念|重度拖延症|情绪化|游戏爱好者|

文章: 20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