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欢聚

在鸽了无数次之后,我们北漂小分队的几个人,终于预定了前往呼和浩特的动车票。

(摄于前往呼市的火车上)

2023年2月11日早晨,列车缓缓地自北京北站出发。早晨的动车并不吵闹,车厢有节奏地轻巧摇晃,动车上并不习惯早起的几个人很快在温热的空气里睡了过去。

等到半中途时,天空早已大亮,但窗外雾霭层层叠叠,几乎看不清远方。我从半睡半醒里忽然醒过来,而车子轰地一声窜进一个小隧道里,再出来时,外面已经晴空万里,尚未化冻的白雪层层叠叠地覆盖在地面上、树枝上,一时间窗外被映得白涔涔一片。恭王推了推我示意看窗外,我转过头看坐在我旁边的蓬姐作何反应时发现,她带着眼罩,睡得昏天黑地。

我站起来,看坐在后排的几个人,除了Orui同志聚精会神地在看着手机,另三人毫无意外地也睡得正欢。

起身走到车辆链接处,靠近车门的位置能感受到沁人心脾的寒气,窗外素白色的景观里点缀着布满雾凇的树木,列车偶尔驶过的田地远方还有牛群走动。老长时间没有能出北京,这短途里一点点的风光,让人真实地体会到我们已经离开了那个节奏快,焦虑多的城市。而车辆的另一头,是我们已经时隔多年未见,但念及仍觉得熟悉的大师姐。

大师姐之所以被称为大师姐,也不是因为年岁比我们长久,反而是因为性格和处事风格上的特点。研究生中间,我出国留学,其他人在北京毕业后,唯她一人依照家里的建议离开了北京,回到呼和浩特工作。以往的交流里,常有听闻说她不善于在呼市的工作环境,反倒比较思念我们。最初几年时,我们在微信群组里胡侃,她会默默地看大家的聊天。后来顾虑我们日常活动可能会引发大师姐心中的思念,加之北京的几位工作渐忙,在同一群组内的聊天数量减低,但大家始终记得当初夸下的海口,要时不时地再相聚一番。

2018年11月时,我们组队前往呼市与大师姐相聚了一次,并言称呼市与北京不远,以后常相往来,但或因工作,或因疫情,均未能如愿。如今我们再次踏上行程时,老胡和大师姐都已怀孕,此前扬言亲密关系洁癖的老孙也已情根深种连体出行,我们这个「小团队」也已经扩展为了「大家族」。

到了呼市,从车站出来,我们拆分两队前往大师姐的新家,期间出租车师傅热情好客地和我们搭话,并向我们诙谐地介绍了「立马滚蛋」(马踏飞燕)雕塑。说起来呼市的出租车师傅和北京颇为相似,深有讽刺主义基因,我们也因此获悉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富人区慰问救灾」等民间风谈。唯一比较吃力的是大部分师傅都有口音,需要仔细分辨才能理解。

大师姐的新家位于次顶层,房间宽宽宽宽宽宽阔明亮,装饰现代简约。家中整理得十分清洁干净,物资一应俱全,给帝都蜗居的几人带来了不小的震撼,也足以见得屋主细致、周到的准备。特别是客厅中间放置的豪华按摩椅,成为了短暂周末里大家鹬蚌而争的兵家驻地。

再见大师姐,只觉得熟悉,唯一不一样的地方似乎就是圆滚滚的肚子。两首次怀孕孕妇相见,一下就相谈甚欢了,老胡瞬间摸出拍立得,并且被动彩虹技能全开。其他人则在大房子里转来转去,啧啧称奇。

休息了不多一会儿,我们即出发转道去了「泽成冰煮羊」。虽然此前在鄂尔多斯出差时已经吃过这家店面,但是在呼市里它的装潢又颇有不同。整个店面几层的空间里搭建了多个上下楼梯,也形成了多层级的上下楼结构,装潢采用了水泥深色调的墙壁,搭配中古式的家具,还有墙面上大面积的仿生植物墙。几乎就是我最为喜欢的装修风格,粗糙的质感里带有一些细致。

冰煮羊一如即往地好吃,丝毫没有羊肉的膻味,反而有一种奇特的鲜甜。汤底除了冰块,还有白蘑汁,酸奶打底,料碟里用的麻酱应该也补充了适量的腐乳,冲淡了麻酱油腻的口感,补充咸鲜的风味。有质感但又软嫩的羊肉块咬下去在唇齿间绽出里面饱满的肉汁,带有一丝丝微甜的鲜味,麻酱厚重的口感裹着腐乳特殊的香气和咸鲜味道再和羊肉融合在一起。除了滚着白汤的羊肉汤锅,还有葱香浓郁略带辣味的凉拌沙葱,香酥的烧饼,以及裹上淀粉后炸酥的土地片,部分人不太适应的咸口奶茶。总之第一餐之丰盛,很快大家都吃个大饱(然后又每人分食了一大块名义上贡献给我和恭王的生日蛋糕)。

第一天的饭后,我们回到家里后大家都基本萎靡了,老胡更是被工作牵绊,直接进入了书房开始工作(有书房真好啊)。在参观了老王7平米双层地下仓库和他令人惊叹的库存之后,我们拿回了自带驾驶椅、自带方向盘的驾驶设备,并在大师姐家的沙发区域开启了虚拟驾驶PK。当然,车辆并不好操控,给游戏挑战者们都带来了一丝难度。

晚间老王前往工作地加班,大师姐又带着我们前往烧烤店,路途中我们悄咪咪地观赏了小区内其他住户的精美豪宅,也闲逛了「小草公园」。诺大的公园里没有几个人,但星星点点地点缀着贴地路灯。天空已经全黑了,但地上的白雪却在路灯的映照下显露出白色的痕迹。空气里有一种轻松而凛冽的味道。我们走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时光就这样慢了下来。

乘车前往烧烤店后,又是大帝都没有的宽阔装修。得益于大师姐他们提前的预定,我们坐进了二楼的包间里。包间在二楼,有一片落地窗,可以直接看到一楼的桌面和表演区域。虽然态度极其友好的服务员小哥告诉我们,因为没有文娱许可证,因此舞台暂时不会有演出。但这种合规合法的做法,无疑得到了一桌法律人的理解和赏识。

席间烧烤香酥美味,大家休息一下午后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之间,我看到大师姐仍然是那个不多话,安静坐着听大家叫叫嚷嚷的人。一时间觉得时光似乎又没有走得多快,无疑桌上还都是熟悉的大家。恍惚之间,我问了蓬姐是否应当适时和大师姐透露真情,并在短暂的纠结思考后,在颤抖中说了出来。其实我非常担心大师姐无法理解,但这一年以来大家的包容让我产生一种有恃无恐的勇气。此后把酒叙旧,醉里欢声笑语,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这事究竟是不是身上最沉重的印记。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

蝶恋花 · 醉别西楼醒不记,晏几道

晚间回到家里,扬言不醉不归的人们却又都不再继续喝了。莫名地大家开始下五子棋。五子棋后,我们围坐一席开启了许久没有再玩儿的「一夜狼人杀」,被Orui同志针对的我和铁轨,却在因此获得了诸多的机会。

当然睡前,我被分配在喜爱的地铺上,躺下之后又觉得因喝了酒浑身燥热不已,因此将地铺挪出窗帘之外靠近阳台外窗的地方,再把窗户打开一小点点薄口,死死凉风呼呼地吹进来,我才倒头又睡过去。

第二天清晨一早,因为酒后口渴我早早醒来。悄悄地拨开窗帘往房间里看去,恭王已经不在地铺上,而Orui同志和锴哥仍睡得沉沉的。阳台的地面已经被一晚的透气吹得凉嗖嗖的,关了留的窗缝,我又躺回去地铺上放空。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有人往阳台走来的声音,于是准备得当地吓了来瞧我是否已经醒来的恭王一跳。

等到大家逐步清醒,洗漱完毕,我才反应过来上夜班的老王已经回到了家里,而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外卖来的煎饼,卷饼、鸡蛋灌饼和豆浆们。

边吃早饭,我们一边重温了尴尬的「电视时刻」,观赏了大师姐和老王温馨小巧的婚礼。碍于疫情的影响,大师姐在夹缝中匆匆举办的婚礼也不失温馨,妆容整洁干净,气质高昂的大师姐,也荣获「呼市刘亦菲」称号。

就着早上透窗进来的阳光,我们在大师姐家纷纷合影拍立得留念。一念之下,才发现大家已经要于下午离开,返回去帝都的生活里。多有不舍之间,我们被催促着离开家,去往了内蒙古博物馆,主要目的只有一个:看大恐龙化石。

在到达博物馆之前,我没抱非常大的期望。虽然内蒙古博物馆本身的建筑风格颇有「植物风格」建筑的感觉,但一般而言官方博物馆主打的仍然是文物、历史文化教育,一般都是暗场加上重点灯光照射,中规中矩的博物馆陈列,加之动物森友会自然有趣的博物馆陈列设计在前。我原先的想法是恐龙化石会在一个大厅的中间放着,我们进去看一眼就好。

然而内蒙古博物馆还是厉害的,一层的内蒙古自然生物馆内「场景化」地陈列着多个情景下的自然生物标本,虽然说部分标本的面部复原有些奇怪,但整体体现出的动物活动场景非常丰富。在自然界中几乎不可能看到的场景中,融合了十几种动物的生存剪影,甚至可以看到猞狸捕食,猫头鹰叼小老鼠等等。远古动物馆中,更是通过冷色调的暗场空间和巧妙的空间遮蔽,在引导人观看软体动物、鸭嘴龙、鱼龙等中小型的石板状化石后,一个转角过来,就能从原本以为的建筑装饰缝隙里看到巨大的查干诺尔龙骨架,因为装饰遮蔽的关系,它甫一出现在你的视线里时,给人的感觉只有震撼。生活于距今约1.3亿年前的白垩纪早期的它,体长约26米,抬头可达12米高度,贯穿博物馆两层空间,巍峨耸立。绕过它下行之后,还能看到巨大的猛犸象、铲齿象骨架。

绕出古生物馆,迫于第一晚的熬夜压力,多个亲友出现嗜睡和疲惫征状,加之返回北京的火车时逢傍晚,因此我们简单参观了辽史馆,看了复原的陈国公主墓,黄金覆面以及银丝罩衣后就匆匆赶往了午饭场所。

午饭吃蒙餐,可能是第一晚大家胡吃海塞,同时面临即将回京的悲惨情绪,虽然本餐也异常美味,但桌上大部分时间大家都默默地修照片,默默地吃饭。开餐之前,我们又请服务员给大家拍了集体照。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为什么我们的父母辈们聚餐时常常笼络大家一起排成排的集体照,或许也是因为像我们这样,真切地觉得聚少离多,因此才希望留下「集合」时的回忆吧。😏,或许也是我们正式迈入中年的标准。

一餐过后,似乎内蒙周末休闲游的时光就已经结束,大家悠哉悠哉地回到大师姐的家里收拾东西。期间虽我们多次提及要整理打扫我们遗留的「旧战场」,将床铺归位,杯碗清洗,但无一不遭到了大师姐和老王的坚定拒绝。

等到我们奔赴火车站时,大师姐和老王送我们上了出租车,出租在路口掉头回返前往车站,我们经过大师姐小区门前时,看到大师姐和老王仍站在门口目送离去又返回,只不过是在路对面的我们。我赶紧将窗户打开一条缝,将手伸出去挥手。

出租车到了车站,走在内蒙古东站的车站站台上,呼和浩特市区那种宽阔空旷的天际出现在远方,夕阳沉沉将落,炫光照得人眯起眼睛,就在这样的光辉路里,我们正式踏上了回北京的路。

后续再会,呼市

尘峰
尘峰

碎碎念|重度拖延症|情绪化|游戏爱好者|

文章: 20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