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五月

一场不再记得的梦

2023年的5月期已经进入到了末尾,网站很长时间没有更新。一是想不到应该写些什么,二是想要写些什么的时候再没有及时动笔,回过头来时又进入到了轮回的「不知道应该写些什么」。

作为一个目前人生的「体验派」,我深知如果想要产出什么,必然是需要吸纳一些什么作为刺激源。如果我什么也不想写,要么意味着人生中缺乏了触发我思考的经历(这该是多么无聊的一段生活),要么意味着触达我思索和写作欲的东西已经被无聊的生活消磨殆尽。

今天早上我在六点左右醒来了一次,蹑手蹑脚去了一趟卫生间之后,我又很快回到了梦乡 —— 只是这一次的梦境格外的长而完整,我作为半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以一种身处其中但又毫不相干的视角,参与了另外几个人的争执与「重生」。故事是常见的命运石之门组合,但每一次的重新开始,参与者都会或多或少地修正一些什么。或许和我睡前听了恐怖游戏「逃生」系列的两部背景解说,梦里的内容不乏冲突和血腥。

这个梦境格外的长,因为我感觉在梦中「重新再来」了很多次,冲突,缓和层层叠叠。但在床头闹钟响起来的那一刻,我发现只是又睡过去了一个小时而已。这个梦境的内容曾经十分具体而清晰,但不幸的是我已经几乎记不清情节,只剩下一些盖然的「体会」,在我睁眼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我几乎记得每一次梦境重来的细节。

在我坐到床边的那一刻起,我还在思考应当尽快将梦境的内容记录下来,写点什么。然而洗漱、打卡、上班一条龙后,梦的内容已经七零八碎,我甚至无法回忆起梦中「重生轮回」的主题和主角。

为什么没有当时就记录呢? 午休的时间里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并逐渐带着这个问题偏离主题,并逐渐醒悟探求非物质界的「本真」只能催化焦虑和抑郁情绪的发展,得出结论认为「少问自己为什么」是对我来说获得现世幸福的必经之路。

少映射自己,多感悟心灵

作为一个自我不够强大的人。我习惯于用他人的行为,或者说他人行为的结果来论证自己。这其中隐含了两个背景:「1」如果他人对我的反馈是中立真实的;「2」如果他人对他人(包括他自己)的反馈,是可以对等于我的。

简单来说,「1」他人正向的反馈直接代表着我行为的正确性,也同样意味着我身而为人的价值实现:「这个工作你完成得很厉害」。「2」赵同事快速地完成了工作,开开心心下班了,那么我快速地完成工作时,也可以获得赞赏。

我想,这两个前提的根源在于,我从未承认自己(或者说他人)的「独特性」。赵同事可能不必完成工作,也能获得快乐,甚至于他可能完全不会我能操作的事情,他也可以获得升职加薪,快乐下班 —— 或许领导只是觉得他有眼缘呢?

但一旦问题折射到我身上,我只会觉得自己缺乏他「理性」的特质,一旦我获得了特质的加成,那么我一定可以「等同」于他,乃至超越于他。

这是一种幼稚且不着调的想法。其真实的结论是带给我无限的焦虑与自我质疑。而这种自我质疑,也会更近一步地加深我情绪上的抑郁。

而对自己「理性」特质匮乏的空虚感,可能侧面影响着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其一、一旦「拥有」了某项客观事物,我就能「获得」其对应的情绪价值(人生价值)。所以我乐钟于购买各式各样的东西,似乎对物的客观拥有,就已经充实了我贫瘠的自我认知。

其二、虽然有着对自己「作为」能力的一定自信,但一旦缺乏外部刺激,缺乏刺激反馈,那么就会陷入高度的焦虑和不平:因为只能从外在获取自己的「特殊性」,一旦没有了外在刺激肯定,我似乎只剩空壳而已:如果不再游泳,我就没有游泳的技能;如果不面对专业问题,我就缺乏专业素养;如果他人不肯定/依赖/附和我,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一个可悲的,认为自己只活在镜面里的人。

没有了镜子,「我」还能安然与「我」相处吗?

目前的我可能不行。在这个毫无「刺激感」的五月里,我只能在意识层面刺激自己,并逐渐将自己压迫向焦虑和抑郁。

整个五月期间,面对工作乱象的焦灼感、可能面对的更换工作的焦虑感,对于此后工作可能不复如此轻松的遗憾感,对仍在较为轻松工作中泥泞打滚的失落感,对新一轮面试不满的愧疚感接踵而至。我有几天里每天都在探寻一些内心深处的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深谙自己的不足,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份工作,为什么在已经不安于工作闲适带来的懈怠感之后却仍又期待于这份工作的闲适。

五月末的时候,恢复了两次锻炼,希望能找回到那个积极又自律的自己。然而两次锻炼之后荣获二阳殊荣,似乎一切又需要「再等等」。

这个月是多么无聊又疲累。

尘峰
尘峰

碎碎念|重度拖延症|情绪化|游戏爱好者|

文章: 20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