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

风絮未飘树未摇,一塘止水满波涛

2023年3月底,春天还没结束时,我所在的公司老板一纸签发令下暂停了公司工资的支付。虽然众人费尽口舌,言及利弊,但都未能怎么打动他莫名的决心。「有钱得早,就是任性」估摸他应该内心深处还有着这么一重的想法。

虽然老板问询法律风险时,提及「如果没钱,要及时说啊」云云。但既然无法改变老板不发工资的决定,我自然是打肿脸充胖子,满嘴都是生活暂时不妨事。

然而转头掂量自己荷包重量时,却又切切实实地体会到经济上的重担。好在时逢4月初公积金季度提取到账,算计算计,至少房贷暂时是不会逾期了。

随后的几天里,依旧是一尘不变地工作,上下班。但受公司财务止付情况的影响,我处的工作量忽然也有上涨的趋势。不过好在即将到来的清明节我鼓起勇气提了休假,好好在家中睡了几天。得益于这几天昏天黑地的睡眠,我左耳长期的耳鸣获得了极大程度的缓解,至少已经到达不会影响生活质量的程度 —— 这一场缓解,或许一定程度上帮助我消解了后续风波中的压力负担,但这也是后知后觉者的自我安慰吧。

4月7日,工资忽然发放成功,我左右从旁打听一番得知,或是老板的私人诉求在谈判中已经获得了部分满足,加之媒体问询压力增大,工资终是签发出来了。拿到工资的那一刻,我满心欢喜,一是还恭王的钱有了着落,二是终于免除了薪资飘摇的不定状态,三是老板沟通看来颇有进展后续可能没那么多风险幺蛾子会再出现(作为一个合规党,没有了后续的风险是件多么快乐的事儿啊)。

4月11日,清明节后上班的第二日。我在公司依旧不温不火地工作着,到了下午时分,念及每年一次的导师和亲友团聚迟迟未定,而适逢工作结束可以有一小段摸鱼时光,我火速在微信群中张罗组织新一轮的春季密室逃脱活动,虽然得知导师奔赴北戴河暂时无从参与,时间不得不再次调整,但亲友们插科打诨地摸鱼聊着,时光一副岁月静好,安然如初的模样。

不过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石头还没砸进水面之前,应当是谁都没有料到一场风浪在前的吧。

彼时两位老板助理(其中一位联席我的顶头上司)正在老板屋内开会,我刚刚发完组织签售活动请导师签字的消息(这也是当天我最后一则发出的微信消息),眼角忽然瞥见几个黑西装笔挺的人从走廊拐角钻过来,站在老板房门前不动弹了。心中正是起疑惑时,公司的钉钉忽然弹出前后两则公告,位于后面的一则公告点开,是已经基本不管事的公司创始人的信函,多是公司创业艰难终至今日,后续员工继续努力云云,是常见的画饼情况。只不过在当时的环境下,除了能起到业务上仍无法推进工作的员工,似乎也没有别的作用。

人力资源部为何激情同时发出两条公告,我当时心中已经有一个感觉是,第一个公告内容非同小可,应当提及涉及员工的重大内容,所以安排第二个公告快速顶掉第一个公告的通知吧。或许是发裁员通知了?(老板的诉求之一)当时我想。

然而第一条公告的内容,让我几乎震惊当场。N天之前财务担忧的会被一锅端问题,真真切切地以公告的形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财、法、公司秘书、IR、PR、GR等一干人全员免职,其中自然包括我不可一世的老板,以及人相当不错的我的顶头上司(老板的助理)。惊讶之余,我产生了对公告的一种巨大不信任感,IR团队的一员估计也是感觉有异,转头问我发生了什么时,我只得将打开的公告展示给他看。当时我脑子里想:是不是人力部门诈了一发公告?

我的顶头上司从老板屋里出来拿上公章要进屋去,几个黑衣西装大哥拦住称有命令「只出不进」,我当时终于意识到,电视剧里,话本里,聊天里才能听到的真实商战,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好在「法制」社会下,几个黑衣大哥也没敢过于激烈地阻拦我女上司进门的要求,印章还是妥善地被放进了日常存放它们的保险柜里。

甫等我落座到自己的座位,人力资源部门的人马带着几个律师模样的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我们的办公位置附近,对所有刚刚被公告免职的人,发起了交接要求。

混乱的一下午忽然开始,但作为老板直接招聘人员的我,以及老板多年师弟(也在公司任职多年的另一副总)却成为了本条线下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我们并未出现在被免职名单里 —— 难不成是我们过于中立(或者过于虾米),以至于连误伤都犯不上了吗?

在黑衣人的监视下,被免职的人员各施其能,以各种理由拒绝妥善地完成交接。浩荡而来的黑衣人组成了人墙拦住公司的进出通道,要求所有人必须进行身份核查和基本物品检查,才能离开工位片区。

人力的枪手们报警声称我的顶头上司偷窃公章,以致我的顶头上司快速被带离了公司前往派出所解决报案问题。但不用想也知道人力资源部门的人会在派出所败亡得一塌涂地。因为显然公章好好地在公司里睡觉,一个实时录像或者照片,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当时的我以为,这一切不过是一个诈唬的闹剧。雷厉风行之下或许能直接清除掉老板这个障碍,但如果再鼓而竭的话,可能老板立马就能找出公司公告上的漏洞,反打回去 —— 毕竟公告只要有账号权限就能发布,没有公司决策、印章代表的公告的效力确实有待商榷。

但现场之混乱,人来人往,律师义正严辞地发表拒不交接的风险提示,黑衣人们组成的人墙,其他部门的吃瓜群众,都让这一个平凡而枯燥的下午,进入了剧烈的风浪中。


无光剑影引众说纷纭,勾心斗角刻诡念佛僧

BOSS出办公室来安抚整个条线员工,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或是玩儿味或是为了安心?他手中拿了一柄放在办公室内的工艺长剑,看样子应当是一比一复制的越王勾践。此后的一段时间里,这柄剑的存在让整个事件火热出了新的热度:

自BOSS踏出房门,黑衣保安就已经组成了人墙组织他再次进门,而两位助理也快速地上前助阵,实际并未出现任何的暴力冲突。黑衣人被一碰就倒,倒在地上就开始呻吟自身有基础疾病,不是头疼就是心脏难受。BOSS在此期间也顺利进去了办公室里。这一柄剑自始至终没有闪出他应有的刀光剑影。但在其后的舆论大战中,这一柄剑的出现无疑给了另一方言论上的重要爆点,在「朴实无华」的商业敌对中,一柄充满侠义感的「剑」引得网民们一片哗然。

顶头上司从派出所被安然送回时,堵门的人力忽然吼出一声公告已发的消息。我一惊之下立即检索了公司的公告,才发现赫然已经有公告张贴,明白写明了公司职位更替的一干事宜。虽然我公司多有「随意」的运营情况,但公开公告却始终不曾懈怠,有了一纸公告,想来不是无中生有。

混乱中我摸过去上司旁边,问得了肯定的答复:公司董事层均已经完成投票,许是已经豁免董事会通知流程,目前的公告内容,当属准确。

大势几乎已定,这是我获悉消息后的第一个想法。想要挑战控制权的获取,或是控制权的取得有瑕疵,或是控制权取得的程序本身有瑕疵。但在目前,在董事会已经基本达成实质决策的基础上,排除关联人士投票,那么BOSS的罢免似乎并无法律意义上的程序瑕疵可言。

派出所的警员来到现场了解情况后,不出所料地明确表示了事件民商事纠纷的属性以及派出所准备置之度外的态度。警员雷厉风行地将地上还躺着的黑衣人叫起,又风尘仆仆地快速离开了现场。

既然无法通过暴力的手段要求离开,商战者们采取了不让进门、不给供量的策略。只要是被免职者,一旦是主动踏出了公司楼层门禁,就无法再度进门—— 门口守着的四个黑衣保安当仁不让地行驶着「司赋公权」。

被罢免的人们商议决策,似乎是确定了坚守顽抗的决策,当晚决定留在公司。

晚上,我和另一位实在的党建同学一同去采买了一些水果。得益于我们「清白人」的身份,我们顺利将水果带回了公司。然而,看到人力部门的人紧盯着公司门禁,我只得想人力是在分析「势力」以便一锅端走全部相干人士。考虑即使在现场也无法有所作为,我便适时地离开了办公室。而实在的党建同学,选择了继续留守以便确认是否还有需要帮助的地方。

果不其然的是,未被免职但仍留在办公室陪同BOSS的几位同事,在当晚的九点,也火速被统一剿灭了公司权限,事实上宣告了辞退。

第二天早晨,我为留守的几位带去了早餐,并在下午的人力部门安抚谈话中被告知「已经是成年人的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一旦监控再被发现带饭,那么就是一波同样被裁掉」。听及这些通告我只觉得想笑,也正儿八经地回复了尚是面善的人力同学,带饭是为人道。如果公司认为要饿死所有留在公司的人,那么在我带饭后裁掉我也并无不可。

事件逐渐走向消耗战,但想也可见,如无事实上可行的挟君子以令天下的能力,消耗战的尽头必然是手持尚方宝剑(董事决议)的一方获胜。BOSS的几位亲信,在坚守中或坚持不住,或情绪崩溃,事件逐渐走向尾声。

过程中令我对另一方最为齿寒的,不仅是不让带饭,连坐处罚这一系列令人不齿的政策,更是曾经共事过的同事展现出的冷漠。BOSS情绪崩溃的女助理被急救车方才抬上担架,此前共事的人力同事就冲上前去哄抢她桌上的资料。虽说商战中获取线索情报乃是第一,但担架上的同事连门禁都还没出,现场也被四五个保安围住,无人可以私下动弹桌面材料的情况下,这种冷漠的抢夺让人心酸 —— 虽说他们挥动的是所谓公司赋予的任务,但实施者冷漠地执行所谓「命令」也是众多历史事件中令人乍舌事件的根基。这又让我想起历史中人与人的对立,以及学生时代时研读《路西法效应》时看到内容,要想让人与人对立厮杀,有时候只需要给他们赋予不同的对立身份就可以了。在「身份」行为的驱使下,即使「人」与「人」之间有历史的纽带,也能轻易地被撕破,并进入剧烈的厮杀里。 当然,在他们哄抢桌面材料的过程中,我虽出言阻止,但被人拉到旁边挡住解释这是「公司履职」,我也没能再做出有效反抗、抵御,也是一种无能。

动乱的冷战告一段落后,接管我们的「新」领导找部门的几位谈话,主旨是维护部门工作稳定,不要再起波澜,公司暂不对我们有意见。丝毫不懂我们部门业务的新领导声称「工作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喜欢佛教禅宗、制香品茶、冥想深思」「不会干涉我们的工作进程」「是个温和大气的人」。然而谈话结束,却又私底下交叉打听我们汇报的工作内容。一个人说的话,恨不得找三四个人交叉核实。我们在工作区域加班开会,为了避人口实已经采取公放开会的形式,他也仍担忧我们又组成新的防御联盟,找人变着法儿地催促我们离开,并且还要私底下再核实我们的会议内容。

「佛学」「大度」当真可笑。以至于每每看到他朋友圈隔两三个小时便发布的「大道」都觉得有那么一丝的不可信起来。

工作之事由此又成了我生活的焦虑来源。虽然手中的工作也为懈怠,但似乎也是需要再寻找另一处着落的时候了。

尘峰
尘峰

碎碎念|重度拖延症|情绪化|游戏爱好者|

文章: 20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