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入蓉城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小至,杜甫

突然的出发—— 千里赴春约

2023年3月时,恭王的南航里程又要有很多过期,疫情期间有很多里程白白过期非常可惜,现在终于到了可以自由出行了怎可轻易浪费,于是说走就走,成都之行就在快刀斩乱麻之下迅速定下。而恭王也以我是一个川内人的身份高举PUA魔杖,妄图胁迫他人安排整个行程。

我只在出差签合同的时候路过,从未在成都好好游玩,又加上成都好歹也算是小黄故里,颇多缘分,所以成都终要好好邂逅一番的。

恭王

谈到成都,我并不是非常喜欢这个城市。小时候去往成都的路途并不平坦,当时还是晕车体质的我可以「一路吐到成都」,加之成都气候潮湿,让自小在干燥地方长大的我苦不堪言。我心中的成都,随处都是矮小的连排房,住宅的外壁上,都会因为潮湿挂上湿漉漉的霉斑,潮闷的天气里,呼吸都是难受困难的,小时候成都的空调也不普及,不得不躺在能印出方块的竹凉席上,靠人力小扇子度日。对于一个常年体温较高,喜冷怕热的人来说,成都的确不是一个好去处。

成都,是最近几年的网红城市,包容、慵懒、时尚、多元,都是贴在它身上的标签。在旅行的过程中,恭王也不止一次地表示「是因为你们四川人懒」,所以云云。然而,成都作为一个高速发展的城市,年轻人的卷态也不是说说而已。要知如果一个地方的人过得「悠闲」大约他们自己是无法发觉的,而现在成都商户们大力宣传「悠闲」,外来人冲着「悠闲」而来时,成都原本是不是「悠闲」已经不那么重要,是「悠闲」在先,还是宣传「悠闲」在先,也显得不那么明确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成都最近发展极快,新城区修建得高大漂亮。金沙遗址的发现,大熊猫基地的闻名,都在我一个已经出川多年的人引以为傲。几番挣扎之后,即使小黄已经去过一趟金沙遗址博物馆,他还是预订了金沙博物馆的门票,也反PUA地要求恭王自行决定要不要去看另一批「滚滚」—— 大熊猫们。经此反击,周末两天里两个最重要的行程:周六金沙,周日大熊猫就已经确立了下来。

依照安排,两位旅客将在3月3日的晚间出发,在晚上11点左右抵达成都,开启一段很多都市打工人向往的「周末出游」。代价是必须在周五的下午完成准时的下班,赶回家中饲喂吉祥物滚滚,并再度赶往机场。

追赶航程

南航现在整体都搬到了大兴机场,周五晚上的航班定在八点,所以我们二人下班再及时赶到还是颇具挑战性。而周五下午,恭王临时被领导安排了员工培训,我临时出现工作安排,都让出发时间多了一重变数。日常培训时恭王的领导经常进行发散性讨论,结束时间难以控制,不确定性更增一层。

周五下午,恭王的培训会本来三点开始,可是会议室被同事开会占着。经过两次催促,他们终于结束会议,三点十分才正式开始培训。培训将近一个小时时,恭王发现才培训了四十多个条文,而总体有八十多个条文,于是他赶紧加快进度,对于不重要的内容直接划走,不给领导停下来讨论的机会🐶 ,终于在快五点的时候顺利结束培训!

骑上小电驴,恭王飞奔回家。五点半到家,把滚滚的吃喝拉撒安排妥当,快六点的时候就跟楼下还未来得及上楼的我汇合一起赶赴大兴机场。最终,我们发现时间完全来得及,七点左右就到了机场,甚至还可以在登机口附近吃个饭,可是思虑到晚上就可以在成都吃夜宵了,所以就打消了在大型机场吃和府捞面的念头。

周四晚的BC课程后,我觉得课程上完身体乏力,但并没有感受到有其他的异常。

尘峰

2023年3月3日晚20:30分,航班顺利起飞。我们直奔向传说中的美食之城 —— 成都。

意料之外是旅行的常态

预期外的准点到达

恭王在航旅纵横上看了航班平均到达时间,该航班都在晚上十点左右抵达,比预计到达时间世纪能早五十分钟左右。这让恭王非常开心,时间上到了去吃夜宵非常合适,甚至在飞机上吃飞机餐的时候,恭王都只吃了一小半,想着留着肚子到成都大快朵颐🐶。

可是十点左右飞机到了成都上空,显示只有十几公里的时候,可能因为流量限制之类的原因,我们就开始在成都上空来回盘旋,就这样一直盘旋到了正点到达,出机场已经十一点了。作为一个饿了困了就会不开心星人,再加上此前十点就到热切期待破空,恭王心情顿时就down了下来。

晚上11点半,我们抵达成都双流机场。机场门口,一只滚滚举牌欢迎游客,一如此前。

一番思考之后,我们决定先去住宿的全季酒店入住,然后再依照原意外出寻找夜宵觅食。

车行至天府广场,我却感到一丝诧异。在我的印象里,天府广场附近繁华且有数个高楼,此前我来成都与同学相会时,就记得天府广场其实很大。而我们打的车停到摩尔百货面前时,大厦一副残破景象。摩尔百货的已无灯光,也看得出已经零落的招牌。全季酒店特有的门脸不见,只潦草地挂了几个灯牌在外墙上,甚至没有面街的柜台。好在上到楼上之后,全季酒店柔黄色的光仍显得明亮。颜值主义的我,已经有些失落。

小黄开始PUA我酒店订的不好时,我立即发动了反PUA技能之一,心理暗示:能订酒店就很棒了,自己不订的没有权利抱怨。成都天府广场作为以前的中心商圈,目前可能已经有些衰落,好在交通还算方便,楼下就是地铁(可是我们在成都期间,一次地铁都没坐🐶)

恭王

全季酒店员工礼貌周到,办理完入住后,我们即出发寻觅「老妈蹄花」。当时我和恭王的「大众点评」都出现了迷路异常,周围的餐厅情况显示不完全准确。我只得认准一家,发挥「能看懂地图」的本领,领着恭王前行。

路上,我们便知道「老妈蹄花」的注册商标认证和维权工作进行得并不好,一路上我们分别经过了「易记老妈蹄花」「徐记老妈蹄花」,但我们还是执着地朝着大众点评上指点的「老妈蹄花总店」走过去,期间恭王似乎觉得我一定认得最正宗的老妈蹄花,我一边说着还是得去那家总店,一边也担忧被后来居上的店家宰客(我也不知道哪家才是原来那家啊)。

老妈蹄花和双流老妈兔头绝对是成都最火IP,经常几家挨着的店都叫老妈蹄花、双流老妈兔头,且都标榜正宗,有时只能用英文进行区分,比如有的正宗双流老妈兔头翻译为“Double Mother Rabbit Head”,我猜应该不太正宗,哈哈哈哈。

恭王

意外的是,大众点评指引我们前往的「老妈蹄花总店」已经闭店,他的隔壁倒有一个小门脸,门口散乱地摆着夜市特有的小桌椅,看着人也不少,模样也是家老店。店家点菜模式也颇有夜市风貌,于是我们落座点了两碗蹄花,两个小菜 —— 这家店并无价目表,吃的时候我还是颇为担心。好在味道不错。

蹄花软糯香滑,但是又不会夹不起来,吃一口真是满嘴生香,沾上特制的红油蘸料,真是过瘾,凉菜味道也不错。至此,我的大众点评终于找到了方向,发现这家也是收录了十八年的老店,看来应该确实是正宗的。

我们吃饭间隙,周围有一人来点一碗蹄花安安静静吃的年轻人,有穿着时尚驾驶豪车抱着自己狗狗形似模特的帅哥来打包蹄花带走,有三俩大叔喝完酒来吃蹄花和面,也有七八个看着应该是刚从夜场酒吧出来的男男女女热闹地拼桌啃蹄花。大家都坐在门口的路边上,路边都感觉油腻腻的。可是看着这热闹的人间烟火气,这形形色色的食客,所有的焦躁都被这深夜一碗蹄花抚慰。

回去的路上,吹着已经温暖了起来的晚风,湿湿的,柔柔的,不得不让人感慨,多么美妙的良夜。

恭王

回酒店的路上,我感到喉咙酸痒,恭王趁机PUA我,说我锻炼完不好好穿上厚外套,终于恶人自食其果。我本不愿搭理,但也生怕自己真的生病。快到酒店时,便去便利店买了一些喉糖,希望缓解咽喉不适。

预期外的「感冒」

万事不能遂人愿。第二天的上午醒来,我们兴冲冲前往不远处吃肥肠粉和军屯锅盔 —— 老瓦房肥肠粉,肥肠粉是被阿星探店种草的,也点了军屯锅盔。肥肠粉的粉不是南方常见的鲜制米粉,感觉应该是晒干后的红薯粉煮的,口感更筋道,粉吸饱麻辣鲜香的红油汤底,味道很赞。但即使在恭王的强烈要求下,我还是没有答应要点肥肠粉店的招牌——冒节子(胖死得了)。饭后,我已经感到咽喉肿胀,眼看恭王诅咒应验。

遗憾,遗憾!冒节子下次再吃!军屯锅盔味道也不错,烙到酥脆的饼皮,里面是牛肉馅料,怎么可能不好吃!周四晚上锻炼完死活不听劝不愿意穿外套,吹风回家,周四晚上就开始轻微咳嗽,不知是否有关系,不过是个好的教育机会——要好好穿衣服。

恭王

早饭之后,急匆匆前往一家药店购入了清热药品,并在药店店家的忽悠之下购入了两盒中成药。好在恭王态度坚决,还购入了一盒头孢。截止此时,我还和友人晚间有约,希望一同去酒吧畅饮叙旧,于是我听信药店职员谗言,以首次双倍计量,吃下去了中成药。由于总体征状只有咽喉肿大,那时我和恭王都坚信这是一起受凉细菌感染,甲流之事,并未在我们的首要考虑范围内。

金沙遗址博物馆

早餐结束,我们打车前往金沙遗址博物馆参观。实则金沙刚发掘公开不久,我就已经和家里人来参过过,当时还恰逢一位国家金牌讲解员讲解,我和我妈蹭课听讲,从头到尾地了解了金沙博物馆的各个展品,虽然时至今日具体的讲解内容已经记不太清,但巨大象牙难以保存,金沙太阳神鸟之奇绝种种都被讲解员深情并茂地讲出,甚至几度潸然泪下,不可谓印象不深。

金沙遗址于2001年在一处建筑工地被发现,一经发现便引发热议。不仅是刚发现时工地出现的对文物的哄抢现象,也是因为该处遗址本身决然的历史价值。此地发现的太阳神鸟、青铜立人,都延续着广汉三星堆文明的痕迹,与三星堆遗址一同勾勒出古蜀国的风貌。

太阳神鸟在刚被发现时,是被揉做一团沾满泥污随意地放在土坑里,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它才免遭最开始建筑工人的哄抢,得以被考古学者们获取,并清洗干净逐渐展开,最终得以完整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整个金饰呈一圆环形状,外径为12.5厘米,内径5.29厘米,厚度0.02厘米,重量20克,中间的太阳神鸟以镂空的形式雕刻形成,不可谓不精美。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一级文物,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览的文物之一。我和恭王说,整个金沙博物馆不大,但看到看到太阳神鸟也值回它的票价。

恭王没有我小时的好运气,金沙遗址人气渐高,我们也只是简单租用了一个小型电子讲解器,走马观花地听完了全程。博物馆内挖掘坑底对于考古细节的展示详实,除了太阳神鸟外的玉琮、黄金面具等,细节雕刻考究,形态完整,也是值得观摩的佳作。但金沙博物馆馆藏并不大,很快我们就完成了参观。

博物馆外的景观设计也尽显美观,刚到时,恭王先行绕道去了「乌木林」,看错落有致放置在室外的乌木景观。似乎我们到得也不算太晚,人群尚未蜂拥而至,乌木林旁有一位爷爷拉着手风琴「我和我的祖国」,鳞次栉比的漆黑枯木间没有其他游客,只有尚不臻熟的风琴声婉转悠扬,一时尽显蜀国的宁致风范。

穿过乌木林,几株硬梗海棠开得正好,红艳艳地花朵挂满枝头,新生的嫩芽苍翠欲滴。几个阿姨穿着色彩斑澜地在下面拍照,一个阿姨操着川普口音说,「出来玩,就是要妖艳嘛」,哈哈哈哈,对啊,就是要妖艳啊,多么好的生活态度。

穿过花园,进入遗迹馆,是金沙博物馆考古开发的地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靠近考古开发现场,看着现场大大小小的方块坑道,很多埋了三千年的历史重新被展露出来,颇有一股历史扑面而来的感觉。最让我震撼的是有一处挖掘坑里,根据土层的形成时间不同,从下到上标注了不同土层,分别是“商代晚期-西周早期-西周晚期-春秋时期-汉代-唐宋时期-明清时期-近现代耕土层”,第一次历史如此具象化地展现在我的面前,如此厚重而真实。跨越三千年,看着如今的这一抔黄土,不得不让人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虽如此,无论何时,人所能把握的只有每一个当下,此刻与自己同在才是最重要的。

见识完毕遗迹馆震撼的三千年的巨型树根,就要到陈列馆了。陈列馆前的有条小河,河水清澈,刚好路过的讲解人员在介绍,说这条河已经流淌了三千多年了。真的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啊,时间飞奔而逝,永恒难觅。

陈列馆里展览了很多传世珍宝,包括现在被用作中国文化遗产标志的太阳神鸟金箔,还有很多现在看来都制作精巧的陶器、石器、玉器,跟着讲解器,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颇受震撼。

从陈列馆出来,我们又沿着那条三千年小河走。穿过河边几株盛放的桃花,是一座横在河上的木吊桥,站在桥上,河水汩汩而逝,远处茂林修竹,生机盎然,新开的李花与远处白色的角楼交相辉映,仿佛闯入桃花源中,或者是一个穿越故事的开头,而这脚下奔流的河水就是那穿越的药引。

我让小黄远处拍照,要拍出穿过美丽的桃花,后面是一个站在桥上沉思的帅哥的感觉🐶,后来终因模特先天条件原因,失败,哈哈哈。

恭王

参观完金沙遗址已是中午。恭王不可一时无食,几番讨论下,我们决定骑自行车前往最近的一家「红杏酒家」。

意料外的疲惫午餐

看这个名字就知道,这是一家老派店家。就像「中华小当家」里的菊下楼、阳泉酒家一样,他们都以「酒家」命名。秉承着大牌酒家的一贯作风,红杏的名头在成都也敞亮得紧。前往红杏的路上,我们骑着自行车徐徐向前,丝丝凉风拂面但并不觉得清冷,抬头一看,二楼一户人家阳台上饲养的南天竹已经盘满整个阳台,就像他家种了一颗大树一样。气温已经不再低下,可见春入蓉城。我们恰好踏入了最好的温度里。

到了红杏,友人远程指示一定要吃上鳝段粉丝,红杏鸡。我们自作主张加了担担面,麻婆豆腐。或许是因为骑车吹了些风的缘故,在红杏等菜期间,我格外疲惫乏力,深感不适。好在菜品中规中矩,无有差错,但是也没有惊艳的感觉,我们集中攻略,也未出什么状况。—— 零餐堂食5.8折,价格也非常适宜。

倒神游宽窄巷子

午饭结束,我们跟随游客的脚步,前往知名景点「宽窄巷子」转悠。在我小时转悠成都市,最有名的当属春熙路,宽窄巷子当时还未完整开发,的确是一宽一窄两条巷子,巷子保留了旧成都小楼风貌,中间零散地有一些商贩兜售小吃。后续这里人气渐旺,逐渐被政府纳入旅游项目景点,经重修打造之后,已经成为丽江古城一般的存在(仿古式商业街)。

这种街其实挺好的,不用去细究到底它是不是有真实的历史积淀,只要加上了现代人可以接受的历史符号,满足了人们对历史的想象,让大家便利、快捷地从日常的生活场景中逃脱出来,这就是它最大的功用了吧。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里又真真切切见证了很多人的历史与青春,而有无真正的历史古迹又有什么关系呢?

恭王

宽窄巷子不愧是网红景点,游人络绎不绝,长相姣好的少年少女们嬉笑怒骂游戏人间。还有王者荣耀联名的鲁班小屋供网游民众瞻仰。然而,方走了不到十几分钟的我,倒下了。头晕目眩,口干舌燥,浑身乏力,于是招呼恭王找了个闲地儿坐下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感觉燥热难耐的我,也申请了两杯喜茶冰沙降温。提早在喜茶下单了奶茶,过了二十多分钟走到的时候已经可以取餐,喜茶楼上的阳台竟然有空的桌子,阳光正好,于是我们就坐在阳台上边晒太阳,边喝喜茶。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年轻人,远处青瓦的屋檐,新生枝桠的槐树,仿佛有些get到了成都的悠闲。

好巧不巧地,惦念着晚上聚餐的我,仍然对药店给的中成药报以希望,估算时间之后,又一次以双倍计量服用了一次。结果毫无起色,甚至更难受了。

缓下劲儿来,我们绕完了宽窄巷子,什么也没买,什么也没消费。这样的景点大同小异,并没有激发出我们的兴趣。于是缓过神来的我,又张罗恭王奔向了文殊院。

悠然喧闹文殊院

文殊院,又叫「空林堂」。是间有着非常悠久历史的佛教寺院。此前和北京雍和宫一样,是个著名的佛教场所,游人往来不断,但似乎从未像如今这么热闹过。第一个感受是这里的人好年轻啊,全是青春洋溢的年轻人,我们绝对在里面算是老年人了。可是一想到,这是文殊院,倒觉得恰当了——疫情后各大寺院里年轻人爆满可真是反映了当代青年人的压力状况。

文殊院是一个开放免费景区,寺院古朴,加上成都春色,走一走还是非常舒适的。寺院后面是最大的藏经楼,一楼是肃穆的讲经室,下面铺设了很多蒲团,这里对游客也是开放的,很多人坐在这里念经。左侧是铺着红毯的讲台,讲台上大红的幕布上印着「成都市宗教界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专题宣讲会」,融合地恰到「好处」。

国人禅茶不相离,文殊院的东侧面有一条紧挨寺庙的小巷,里面紧罗密布地开着好多小店,他们或兜售茶叶,或售卖佛品,但每一家均有自己的几个茶桌,应时地搞着围炉煮茶的一套产品。巷子里人声鼎沸,人们侃侃而谈,确有潇洒快活之意,与我们刚摆放的「文殊阁」「空林讲堂」「万佛殿」之寂静形成对比。

走完文殊院,我实在疲惫不堪,深觉身体已经开始出现感冒症状非常不适,于是和恭王再度骑车,不过转道回了酒店。解除了与友人的旧约,吃了头孢浅浅地睡了过去。这酒店房间真不好,没有真正对外的窗户,即使灯光设计柔美,仍进门便觉得压抑。白天回房,也深觉房门丝毫没有隔音作用,游玩回来的孩童在走廊里尖叫吵闹,让人平生怒意。

重庆盆盆虾(除了虾都好吃)

周六自宽窄巷子返回之后,我的状态一直不佳,没有体温计也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发热的标准温度。浑浑噩噩还要受恭王语言「霸凌」。后续几乎都是恭王张罗。自本篇起,均以恭王为首叙。

尘峰

小黄睡着之后,我开始在旁边刷手机,看晚上吃什么,然后发现成都超火的五里关火锅,已经开始排队一百七十多桌,其他几个热门火锅也都在排队,于是我都在网上取了号,不愧是成都,大家对吃真的很执着。

小黄睡了两三个小时,我们到八点多出门,火锅还依然要等很久,于是我们决定去试试刚我在网上刷到的附近超火苍蝇馆子——盆盆虾,一家据说叫盆盆虾但是除了盆盆虾都很好吃的苍蝇馆子。我们骑着共享单车到了发现果然在排队,但是跟网上说的一样,可以坐到对面的烧烤店的座位上,然后给烧烤店10块钱占位费,酒水要在烧烤店消费。

我们于是就坐到了马路对面的烧烤店座位上,说是烧烤店座位,其实就是沿街在路边摆的活动桌椅,之前就看说成都人对苍蝇馆子的环境从不挑剔,此行来看,所言非虚,我们旁边坐的有好多穿着时尚的年轻人沿街大啃兔头,哈哈哈。

坐在人家烧烤店的座位上,除了点了盆盆虾他们家的兔头和牛蛙,还稍微点了一些他们家的烧烤和饮料,烧烤先上来,然后顿时惊艳了!这歪打正着的烧烤竟然非常好吃,五花肉、猪鼻筋、肥肠等都很惊艳,真是意外之喜。盆盆虾他们家的兔头和牛蛙也很赞,兔头是斩成两半的,底料非常香,麻辣过瘾,简直停不下来。辣到很快干完了一瓶维怡豆奶,又要了一瓶酸角汁,于是遂感慨,成都人很是知道合作共赢的,盆盆虾他们家为了避免客户流失,允许坐到对面去,增加了自己的销量,烧烤店收取了占位费,还顺带销售了自己的产品,虽说要在他们店里消费酒水,可是看周围有顾客直接去旁边的小超市买饮料,店家也不会制止,这种邻里之间的守望互助的氛围感还是很暖心的。

吃完饭,我们又骑车到了太古里,太古里也是人潮涌动。看着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仿佛疫情从未存在过一样美好,可尚未远去的历史里有那么多故事需要记录和传颂,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这美好而宏大的叙事而把很多个人的故事给抹杀。

不能忘记!不能忘记!不能忘记!

西昌早粉与滚滚家园

周日早上,小黄昏昏沉沉地睡到快十点,感冒症状进一步加重,本来想就此结束行程,吃过药休息了一阵之后,小黄精神好了很多。

于是我们去了我搜索的在成都的西昌米粉店——基德家西昌牛羊杂粉。题外话:我非常乐意去体验朋友故乡相关的事物,因为这会让我能够更加了解一个人,而有些人似乎不是这样的🐶。

西昌米粉是新鲜的细粉,稍微在热水里烫一下,浇上清汤(说是清汤,其实是高汤),就可以上桌了。上桌后,根据个人口味分别来调味,比较有特色的有豆瓣、豆豉、腌菜、水白菜、薄荷、小米辣等,腌菜和豆瓣一定要加够,薄荷放到里面真的是出彩很多。吃完这样一碗米粉,汗涔涔的,非常满足。

作为一个在家乡嗦粉十几年后,在各处留学工作间依然念念不忘的人。这一家牛羊杂米线已经初具西昌米粉精神,桌面上的调味料,豆豉豆瓣的风味也都丰富,腌菜咸香亦足。维二欠缺的,一是汤底里大料过量,致使清爽鲜美的汤底带上了一股浓重且单一味道特殊的八角味道;二是米粉用的并非西昌本地惯用的鲜细米粉。

但无论如何,汤底羊汤鲜美,在已经转热的成都吃上一碗后汗出一层,为我一个尚在病症中的人注入了一丝鲜活灵力。

尘峰

吃完米粉,我们就奔赴了既定的大熊猫基地。大熊猫跟我们颇有渊源,滚滚之所以被命名为滚滚,就是因为她如熊猫般的黑白毛色,以及我们注入的希望她像国宝一样可爱的期许。

看攻略都说看熊猫一定要早上去,早上才能看到神采奕奕的熊猫,去得晚了,熊猫最佳活动期已过,大概率只能看到呼呼大睡的熊猫。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所以对看到熊猫并未有太多期待。

我去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已有三次,一次是仍在高中时,辗转到成都旅行,和家里人一同去基地正式学习参观,印象深刻的是博物馆里一只熊猫标本以及熊猫凶险的福尔马林生殖器泡品。第二次是已大学毕业,时值我人生最瘦时刻,种种际遇下心情不佳,于是一个人在回家途中去成都参观。印象最深的是在熊猫幼儿馆得以看到三只可爱的小小的幼儿期熊猫在室外走动,另外就是一只熊猫横卧在架子上,伸直一只腿睡觉(这张照片现在还在家中相框内)。

当时大熊猫基地只有老区,自入口参观不大不小两小时足够,看不看得到真切的大熊猫,的确看大熊猫的心情。如果他们只是在睡觉,大概率是远远地在自己的「生态架」上,摆出一股外佛不扰,白乱不侵的态势,屁股朝着游人,安心做着自己超越千古的梦。因此,在本次前往熊猫基地前,我给恭王做足了心理准备:按我们的出发时间估计,熊猫们可能已经准备休息,极大可能我们只是生态家和生存环境的参观者。

尘峰

可是结果却给了我们很多惊喜,果然降低预期是提升幸福感的一大良方。

我们根据攻略打车到了西门,出租车师傅质疑了我们的路线,说西门离熊猫很远呢,你们要走好几公里才能看到熊猫,于是我的心里更加打鼓。从西门进去,本来我们要坐摆渡车避免劳累,可是摆渡车广播说需要等待差不多一个小时。于是作罢,只得开始徒步探索熊猫基地新区。

我们刚下去不久,就在新园区的熊猫馆里看到了国宝,其中在揽月馆里看到的最多,揽月馆里有积极干饭的熊猫,有沿着固定路线散步的熊猫,顿时感觉值回票价。

于是又沿着路线参观了熊猫塔,因为电梯停止运营,我们也就没有往上爬。后面就转到了老区,围观了四猫聚众吸竹,熊猫妈妈教训熊猫熊孩子,真是带来了很多惊喜,来过熊猫基地三次的小黄说,这是看到熊猫最多的一次,真的是难得。

许是天公作美,成都的天气虽然转暖但仍凉风习习,大熊猫作为生存在高山地区的猛兽,有着非常发达的毛皮系统,因此喜冷厌热(和我一样)。当天的气温在13点前,都是清爽的。因此大熊猫们到了午餐时间都在外吃竹子。

揽月馆的更是没有一点惺惺作态,直接面对人群大大方方地啃咬住子。他们会先把竹子的外皮剥掉,然后和人吃甘蔗一样,一口一口地咀嚼。

我们走到熊猫塔的时候,形似贝壳的塔身闪动着精光跳跃的光。塔位于山巅上,风自然大一些。我们坐在山巅的接驳车站里吹了好一会儿的风。感觉身体都透出一丝清新感。期间我认真研究了喷水阀头的运作原理,看到一个小孩开心笑着打着伞躲避喷水器,想起无数个日夜前仍是小孩子的我,一时间有种想冲上去和他一起玩儿的冲动(但大概率是会吓到所有人)。

别了熊猫塔,我们拒绝了光秃秃的新曲,转过头往老区走去,不同于新区里那种建筑宽阔宏伟的风格,老区里树木郁郁葱葱,竹林层层叠叠在阳光下闪出翠绿的颜色,紫叶李吝啬自己的新叶但豪迈地展示着自己开得满枝淋漓的小花们。我们一路不紧不慢地走,又在老区的幼儿熊猫馆里看到大小熊猫一同活动,熊猫遛弯巡视场地,还有四猫一同啃竹的盛况。我当即给恭王感慨多次,觉得他运气十足,至少本次吸足了滚气。

走着走着,我也在想,为什么大熊猫叫大熊猫呢?

“熊猫”(panda)这个名称其实是小熊猫(lesser panda,也称火狐firefox、红熊猫red panda)先取得的,熊猫科的学名Ailuridae便是取自于小熊猫的学名Ailurus fulgens。因为最初大熊猫被归类到熊猫科的关系,所以大熊猫(giant panda)的称呼则是相对于小熊猫而命名的。但是因为大熊猫远比小熊猫有名,所以单讲“熊猫”时,渐渐变成专指大熊猫。“熊猫”之词早在1915年间就有使用。1915年编成、1935年出版的《中华大字典》935页写到“熊”之(三):“熊猫,兽名,似猫而善升木。”从所附熊猫图看,当时指的是小熊猫。但1938年出版的《辞海》第1849页中“熊猫”写到:“兽名,产新疆;……距今六十年前,为法国科学家比利大卫氏所发现”,已经用来指大熊猫。

摘自维基百科「熊猫」
尘峰

两点的时候,刚好赶上顶流女明星花花体育课时间,于是我们就进行了围观,严格来说只是围观了观看的人,因为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压根挤不进去,我们并未能一瞥女明星果赖真貌,遗憾!下次再弥补遗憾吧!

计划外的五里关火锅以及匆匆来去的锦里

从熊猫基地出来已经快三点,来成都未能吃一顿火锅终归是遗憾的,于是我给昨天排队一百七十多桌的五里关火锅打电话,发现当时不用排队,于是我们迅速奔赴火锅店,三点多去吃火锅也是绝无仅有的经验了吧。

一个有意思的观察,成都排名靠前的热门火锅店,全都是重庆火锅,哈哈哈哈。

所以,五里关火锅是挺好吃的,可是跟北京的珮姐其实差不太多。小甜品冰汤圆非常惊艳,甜甜的醪糟搭配上软糯的汤圆,非常解辣,我直接干了两碗。耙鸡脚、耙牛肉是他们的特色,卤过的牛肉和鸡脚经过火锅汤的炖煮,味道更加复合,大块的牛肉吃着非常过瘾。最让我感到惊艳的是胡辣牛肉,应该是牛肉外面裹了一层胡辣粉,烫过之后,满口的海椒香味,味觉冲击直冲天灵盖!

按照楠火锅和珮姐火锅的套路,作为成都排位第一的五里关火锅,我预测不久的将来,应该就可以在北京吃到,哈哈哈。

实际五里关火锅已经在北京开店,这家店最让我惊讶的,是服务员多为年纪稍长的女性,礼貌周到,吃饭间颇有一种被妈妈关怀照顾的感受。

吃完火锅,回了酒店拿了行李,修整了一会儿,因为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又临时起意去打卡了另一个网红景点—— 锦里,将本次网红之旅进行到底。

锦里是跟宽窄巷子类似的仿古建筑,因为历史更悠久再加上毗邻武侯祠,已经有了真古建筑的韵味,晚上华灯初上时,煞是好看。小黄多次建议我体验采耳,被我断然拒绝。跟文殊院一样,这里也有很多喝茶的地方,泡一碗茶,喝一下午的成都生活看来所言非虚。

锦里古街建成已久,在我很多年前来成都旅行时,就住在古街对面的青年旅社里。时过境迁,这里依旧一派网红景象。

旅行后遗症

从锦里打车到双流机场,提前了很多,可是因为下午的火锅,实在是吃不下东西了,于是就在机场闲坐打发时间。

飞机准点到达,到家已经十二点了。滚滚疯狂喵喵叫表达抗议或者思念,猫粮已经被吃的一干二净,水碗里的水竟然只剩一半,不知道不爱喝水星猫是怎么把水弄没的,于是赶紧伺候人家吃饭喝水,为表歉意,给人家准备了罐头,滚滚吃得心满意足。

回来之后,好几天一直处于旅行后遗症之中,虽然只是短短的周末旅行,但是确实能够让人从现实中抽离,重回北京,似乎获得了某种新的动力。

热闹、繁华、慵懒共存的成都确有其独特的魅力,期待下次再重逢。

今年进行了两次周末旅行,疫情三年后,这样说走就走的旅行真是让人感觉幸福。于是这几天,查了北京去往西安、大连、乌兰布统、重庆、大同、平遥、泉州、舟山等地的可能性,哈哈哈哈,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有一天就说走就走了呢!

期待下次的旅行!

Harvey

由于起初症状和细菌型感冒过为相似,以至于旅行中出现症状后我始终在服用头孢。直至上班才经同事确诊甲流的消息意识到自己可能也是。近期所有人都应当更加小心。

为了避免网站出现两篇内容一致的流水账游记,在我的坚持下本文修订为了双人同写的模式,引用框内是相应部分非主笔人的内容,希望阅读体验不会太差。

尘峰

尘峰
尘峰

碎碎念|重度拖延症|情绪化|游戏爱好者|

文章: 20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